der发现时代设计师 成立于2018年  


design.era.er  no.005


薛羚玥

本科:2012-2017 北京建筑大学

研究生:2018-2020(在读)

学校:墨尔本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学院:MSD Melbourne School of Design

专业:Master of Architecture



  



机械臂生成的线条 自己抽象成建筑空间


设计工作是一次次的逻辑迭代工作,富有创意的设计工作是设计师的保障,而逻辑的理性工作可能是设计师的长远价值,在不断的实验和自我推翻中去寻找不可控的多种可能性。在这次的分享中我简单的附属了关于一个前期和概念的产生逻辑,在建筑的学习与实践中我同样更加关注的是设计如何产生的?我想更多的设计师朋友同样是和我一样。而设计是如何解决问题的这个长久不变得关注点早以蕴含在设计逻辑之中。


感谢时机的邀请。很开心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有趣的研究和见解。今天我带来的的主题是:


发射太阳 ——

城市表面下隐藏的社会发展(质量状况)

社会进步(方向/结构原因)将告诉我们城市如何更新?



《变迁》 大量的工业区经过其辉煌后面临的废弃,废弃的厂房,废弃的设施,废弃的人群包括废弃的社会。(参考文献:废弃的生命)我们去思考关于变迁。



所谓的现在产业社会,是一种:“理想型”。对“现代产业社会”的结构以新的视角进行静态拆解,从动态过程上来研究结构,这种抽象的构成概念反映的是现实的抽象,而非现实本身,社会结构考证空间坐标上的断面,而社会变迁考证的是时间坐标的上的延伸,这两者的作为平行关系,那么城市的表面下所隐藏的关于社会成长(社会水平)、社会发展(质的状态)及社会进步(方向性/结构起因)存在怎样一种隐喻与思考,城市复兴将处于怎样的结构变迁之中?



这是沈阳铁西区的一片遗留工业厂房区,城市在继续发展,而这片区经历了最为伟大的奉献及辉煌(国企)后,面临着待复兴的状态,图中是城市空间的产业功能的标记,蓝色的圆圈是这个城市的夜晚的卫星拍摄的处理图层,这个研究的方式我们通过这样的一个原始的理论的假设去预测并积极找到它的指导价值,下面的三张图是全球夜景、facebook关系网络、沈阳夜景。那么通过前两张图我们基本知道排除经济、政治、文化等地区的差异,城市的发展与其虚拟网络在区位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那么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去思考我们如何将这个发现运用在我们的研究之中。


沈阳夜景时序


景亮度与城市的高度的建模


亮灯时序下的关联节点过程


时序边缘点标记,并连接与其相关的下层点


动态模拟、类型组成及产业关联观察,细分下的坐标其结构或称之为子单元结构作为现实本身可作为真实的基因状态模型。不同时间节点下的关联作为城市解密及发现边缘延伸的基础,我们思考社会的变迁是否与边缘点延伸有着潜在关联。


产业结构关联及产业临近类型组成,边缘点的延伸与其城市自身的变迁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在此发现下继续去思考及深入研究。将产业以6种属性类别进行关联思考,这是产业复杂关联下的一个类型的概述,公共设施的被包围状态与居住区位的组成在产业中形成了这样的较弱联系状态。城市边缘的活力丧失与其具体存在着怎样的复杂状态。



复杂关联下的产业联系思考:将关联性按照0.25、0.5、0.75和1.0进行变量思考,其中的产业的联系将反映城市的发展的蔓延关系,我对弱联系进行标记并与现实对照进行思考。关注社会变迁与社会发展中的需要被重视的弱联系。



人们更有可能分享来自于强联系的信息,尽管强关系的个体影响力更大,但总体而言,其多数的影响力仍来自于弱关系。如图中的教育产业及居住区之间的看似弱联系关系,商业与商业之间的看似弱联系关系,但组成的结构使得其影响力更大。



通过对六种分支产业的关联进行整合思考,这将告诉我们城市中的不同的产业间的如何协作关系,这种协作关系将提供给我们对于特有背景下的城市的一个了解和思考如何进行社会发展变迁及产业延伸复兴。



其中的关联模块将研究放大到以不同产业为中心的可变化模式进行,这同样是单元个体作为进化的思考,这样的产业模块分析加以数据的整理将共同进入到我们所研究应用的自组织系统之中。



重定义不同产业之间的博弈关系;这将作为城市空间布局的演化的基本机制,单元根据局部环境的供需均衡情况决定其行为(转变、迁移、维持等)。



自组织过程-主要群体模拟:

复杂系统的另一个特征的是系统的自组织性。城市作为一个复杂系统,也是一个自组织系统。在一个城市系统中存在大量的自组织机制,我们将寻找其演化的稳定状态,这作为系统模拟的第一部分,通过与真实城市系统的空间分布特征进行对比分析,对模型进行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研究。该模型对于研究宏观城市系统的长期演化趋势具有理论价值。


优选个体:动态群体当前的最优个体分散(产业可行性分散),作为进而的公众角色,然后对所有个体进行一次前文所描述的迁移循环,更新个体位置与适应度。这些非精准的坐标位置并不能为我们的区位提供进一步的发展思考,城市基于的是“流”的发展,那么个体的重新返回“人”的模拟是我们要进行最为重要的均衡部分。



选优点的动态整理;图中我们看到这样的较为中心性的点的,在实际中为与商业中心,居住小区,公共设施等坐标位置。路径及其最有个体产业属性汇总:当最优点个体以辐射半径方式进行分析,我们对六种产业的影响力进行汇总思考,这种加以距离与坐标的思考方式是对我们的第三部分的计算的更新验证,第三部分将加入对人群结构、喜好倾向等基础动态模拟参数,观察这种组织运动将有助于我们去验证和评判新的最优个体的有效性和其调整方式的思考。


优化结果:点的坐标并包含其本身结构属性;点状、连线、面域的整体思考。




点坐标分类位置、关联,轨迹及面域的分析。整合指导结果。其实我更愿意将这个工作逻辑称之为SOMA的优化逻辑,在城市设计的前期,我更多的去思考数据如何相互影响与引发新数据产生,关系又如何产生变化和叠加。在一次次的迭代中寻找城市阶段性发展本身的自然性规则,之所以称之为指导性结果实际上这才只是开始,我也并不能决然的定义其具体的设计方案与概念,而接下来的工作是承接在这个基础上的更加考验设计师逻辑的空间节点概念。在关系型的指导逻辑下,节点的出现将会是理性并且赋予想象力的,当然,后续的工作中也会涉及更多的视觉、技术、场景及交互关系去完成城市要素的定义。




感谢薛羚玥同学给我们带来的精彩的分享。关于城市该如何被更新的话题,有了更多的可能性,而作为设计师,更应该运用逻辑的理性工作来实现自己的长远价值。


时机d.e.r第五期完美落幕。更多资讯,敬请关注时机d.e.r专访。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