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发现时代设计师 成立于2018年  

DANGEROUS
危险的

ENTHUSIASTIC
狂热的

REAL

真实的



×


·

盛叶夏树


盛叶夏树(MORIBA NATSUKI),景观设计师,阿拓拉斯设计总监。日本造园学会会员。毕业于日本国立千叶大学园艺学部绿地·环境学科。1996年就职于株式会社东京LANDSCAPE研究所,1999年加入财团法人都市绿化基金,2000年进入财团法人公园绿地管理财团,并参与中国昆明园博会日本园的设计。2003年加入ATLAS(中国)至今,担任ATLAS(中国)设计总监。2013年荣获2013CIHAF设计中国——2013年度青年景观建筑师贡献奖。

作为一名女性设计师对美格外敏感。何为美?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因为对于任何事物的美的认知都会有文化、时代、个人的偏差。不可否认美可以分为自然美、艺术美、功能美等多个层面,但是能够涵盖所有层面的美才经得起推敲。美凝缩于事物的本质当中,它不需要通过理性的论证,发现美是直觉得、瞬间的。因此,美的感觉是纯粹的,或者说是本能的。


对话盛叶夏树:


体贴入微的城市“化妆师”

“景观需要细致入微地观察生活、体味人生,多一些风花雪月和人性关怀。”


01


d.e.r:关于自己与阿拓拉斯

盛叶夏树:我读高中的时候去了日本,此后一直在日本学习和工作,后来加入日本国籍,现在是一名华侨。我在日本一直学习景观专业,毕业后在日本又工作了一段时间,机缘巧合之下回到国内,成立了阿拓拉斯(ATLAS),此后一直在中国从事景观设计工作。

2003年至今,阿拓拉斯在中国已经成立17年了,在整个行业里面,提到日本设计师或者设计公司,第一反应是细腻,是一种娓娓道来的状态,而不是一种气势磅礴的呈现。阿拓拉斯也是这样的,用一种细水长流的方式一点点为使用者带来感动。我们的设计,相对来讲比较注重细节,希望大家能在空间里待的更舒服,东西用得更顺手,而不是提出一个恢弘的愿景,或者是一个多么靓丽的光环。

我们在一些项目的汇报当中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并没有提出非常华丽的主题,但客户往往会赞扬我们每个细节都做的很到位。


02

d.e.r:中日不同的景观风格

盛叶夏树:国民性起到了很大的影响。日本国土相对窄小,自然灾害也比较多,民众会比较在意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比如说空间的舒适性,别人对我的印象以及我希望给别人留下的印象等等。日本的这种国土环境造成日本人的设计相对比较细腻,会更多的从别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我觉得这一点作为设计师来讲是特别重要的。

因为设计师不同于画家、作家等,主旨更多在于表达自我的职业,设计行业其实也是一个服务行业,我们设计的作品最终是要供人使用或观赏的。所以我们要站在以人为本的角度,从人的根本需求出发,去考虑这个地方应该设计成什么样子。就这一点来讲,日本人从小就在训练人与人的关系,人与场地的关系,在这方面会有比较细腻的感觉,所以作为设计师的话,就能很自然地从一些细节去捕捉哪些地方需要优化、需要改善,包括场景的空间怎么样是最舒适的等等。大家如果去日本的话,可能会觉得到处都做得很到位很细致,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国土与地理环境气候造成的,多发的灾害令日本人很珍惜他们周边的东西,在设计中也会使用一些自然的素材,比如石头、木头、金属等等,在我们的景观设计里这些材料用的也是最多的。

那么反之,中国地大物博,国人更多的是比较讲和气,不太会追究细枝末节,所以相对来讲会粗犷一些。

以前有一种讲法说要“住美国的房子,娶日本的太太,吃法国意大利菜,享受北欧的社会福利”,但是这几年中国发展迅速,大多数人现在的生活都很不错,而景观行业又是与大家日常生活接触非常密切的一个行业,吃、穿、住、行都会接触到,所以现在民众对景观设计的要求其实并不比先进国家的低,国内景观行业的发展速度也是史无前例的。

但是国人也还处在一个自我表达的过程当中,比如民众去公园会爬树,在某些地方留下“到此一游”之类的情况,个人认为也和社会发展过快有关,随着大家放慢脚步,慢慢会认识到处于一个公共的环境中,应该遵守怎样的规范,这也需要一步一步来。那么从景观设计角度上讲,因为快速发展,也许还会存在模仿的状况,但随着时间的积累,大家对什么是真正好的事物、为什么好、哪里好,会有更具体的概念。比如为什么日本的樱花那么灿烂,是因为它几十年上百年的积累,为什么国内一些地方樱花种了好几年还没成景。我觉得大家不要着急,这些东西都会慢慢的越变越好。


03

d.e.r:关于阿拓拉斯的设计理念

盛叶夏树:我们的设计理念特别简单,就是:纯粹的设计,感动的体验。我们曾经的说法比较直白,叫做设计改变生活,这也是我们的初心所想,就是希望用设计的力量,在日积月累中潜移默化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提升生活的品质。

举个例子,现在有很多“网红打卡”地,室外可能都跟景观相关,我们的很多业主也会要求我们,打造一个“网红”的景观,想让这个地方马上火起来。所谓的网红打卡地需要一些深度的互动体验,对细节方面也就有很严格的要求,而细节的设计也正是我们一直以来都非常注重的事情。


04

d.e.r:关于“网红”项目

盛叶夏树:我想每个设计师在设计之初,也并非都是想打造一个网红项目,可能后来慢慢的变成了网红。比如天津文化中心这个项目,它将天津以前的一个老乐园改造成了城市会客厅,有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展览馆,还有一些商业综合体,以及一个大剧院,这些设施集中在那里。




天津文化中心项目
当时阿拓拉斯负责图书馆、美术馆,还有生态岛等的一系列景观设计。美术馆的结构其实非常简单,一个小路口,一个小广场,一个小院子,前面有一个大的水面。当时我们的设计师觉得美术馆的艺术展品,比如雕塑、艺术装置等等,除了在室内展示之外,还可以在室外展示,比如在广场上的雕塑展示是不是也可以放在草地里?后来甚至考虑到放在水面上,应该也有一些和水呼应的艺术作品,于是我们在入口广场提了一个浅水面的建议,可以在上面配合水面倒影,展示艺术雕塑,虽然当时也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作品能够展示,但既然是美术馆,就想赋予它更多的可能性。项目建成后,甲方选了一个大C型的艺术雕塑,放在我们设计的水面上,效果非常好,后来很多市民去玩的时候都会拍照,去网上搜一搜会有很多照片。

天津文化中心项目

民众们可能会比较关注雕像,但我们作为设计师来讲,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觉得美术馆的作品不能只是仅在室内的展示,不能只是普普通通的广场上的展示,于是就有了这个水面上的展示,呈现了这样的画面,造就了这样一个“网红打卡”地。


05
d.e.r:景观设计能为城市更新做些什么?
盛叶夏树:各个学科所发挥作用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各有各的见长。在一个新建项目中,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可能会成为主导。但在城市更新这一块,城市已经存在了,只是因为城市的使用功能随着时代的变迁,慢慢的老旧,不符合现在的使用状态,需要有一些修缮更新,所以一般景观参与的会比较多,比如说我们在北京国贸地区的银泰项目,项目原有的地面是采用了欧洲常见的小方石头做的一些铺砌,那个时候整个建筑造型都在采用这个元素,所以当时在建造的时候有一定的合理性与艺术感。



北京银泰中心改造
但随着这么多年的运作以后,银泰的位置正好在CBD的中间,里面又有柏悦酒店,会有很多的明星,或者活动嘉宾来这个酒店,穿着高跟鞋的女士走这种路,有时就会觉得很不舒服也很不方便。另外最初设计的时候,地铁等各方面的协调都还没到位,所以这个五星级酒店的门口位置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会让人觉得不太像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入口。

经过多方考虑,在2016年的时候,甲方提出了改造的需求,我们根据客户的诉求把整体的铺装进行了一些修缮。同时我们建议可以放一个标志性的雕塑,让酒店的文化品位得到提升,也让入口的标识性更强一点。现在酒店用了一个非常好的作品,是一个三颗心造型,神似中国结的雕塑。之后,这里就成为了从东三环路过记住银泰的一个标识。

北京银泰中心改造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06
d.e.r:关于滨河步道的设计
盛叶夏树:水其实是景观设计中特别大的一个元素,人体里70%都是水组成的,人性是有天生亲水的感受的,所以如果做亲水设计,我认为也会受到很多人的欢迎。

滨水步道主要是近些年来,河道的改造项目比较多,因此还诞生了“河长”这个新官职。讲究青山绿水都是金山银山的概念之下,河道整治是必然的,河道如果整治好了,人自然会来,如果没有一个安全的步道或者滨水台阶场地的话,人跟水的关系就会变得非常不安全,所以随着河流环境越来越好,大家出于对人的活动保护,做了相应的景观升级改造。

武汉东湖项目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比如北京的后海,白天的水跟晚上的水,景观效果演绎是不一样的,后海有很多酒吧街,所以在晚上如果在水面上有一轮明月配合着,旁边再有一位歌手娓娓道来,整个氛围会比较好,所以自然而然的,会让大家对水岸空间有所诉求。


07
d.e.r:除了人气的聚集,还有哪些方面需要设计师来把控?
盛叶夏树:安全这一部分是我们需要应对的。还有一个就是水的品质,之前这部分可能划归水利部门管控,随着社会的发展,学科交叉越来越多,景观设计也对水质有很高的要求,没有使用者希望坐在臭水边上。河道会有流动性的优势,能保证它的水质相对比较好,但如果遇到像后海这样没有流动性的水,我们会用一些技术对水质进行调整,比如说微生物对水中环境的平衡,通过喷泉的形式让水体进行曝气等等,这些技术慢慢提升上来以后,水会越来越多的走进每个人的生活。


08
d.e.r:关于园博园项目
盛叶夏树:园博园和博览会,其实是两个部分,因为园博园的场地非常大,有几百公顷,我们会根据组委会的要求,比如多少个展示园,几个是国际的,几个是国内的,主场馆,植物馆分布哪等等,再通过景观师的智慧,结合周边的环境把场地组织起来,这部分其实景观师比较在行的领域,我们称之为场地设计,参与了很多,比如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西安世园会等等,包括各个地区园艺博览会的场地设计,我们都有参与过。
西安世园会(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09
d.e.r:园博园的灵活性
盛叶夏树:这点不光是在中国,在其他的国家也是类似的,需要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做这个事,就像是投石问路,要先做一个关注点。比如国家很关注延庆,下一个点就是我们2020年的冬奥会,会让延庆先成熟起来,然后再影响到2020年冬奥会的这些场地,一点一点的把北京的能量辐射出去。我觉得这是一个战略,其他城市的世园会也是这样,会选择离城市偏远一点的地方,找一个相对比较集中的大场地,在城市内部很难找到这样的场地。


上海世博会


就像是一个起爆点,让这个地方慢慢成长起来,它会给你一个翘板,撬动当地的开发,这个是从国家层面维度的考虑。可能对于民众来说会有些不方便,所以去年的世园会,北京政府也是大力做了一些措施,比如把轨道交通修过去,免费的接驳班车,团队组织集体参观等,让大家尽量方便。

场地后期的运营也是有的,比如世博会的场馆会预留一些场地,配套一些酒店等商务设施,来促进当地的发展。随着会议结束,其实为延庆市民留下了一个很大的遗产,这样就会牵扯到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后面接手人该如何去运营。举全国之力的投入,让地区有了这么大的发展环境,那么接下来就看咱们延庆市民们怎么样去让好的果子一茬一茬成熟起来。


10 
d.e.r:疫情下的景观思考
盛叶夏树:我想未来应该对健康的关注会更大,疫情原因大家都待在家里,很少外出走动。我家里有小孩,小男孩天生的活力非常旺盛,家附近的小公园因为疫情原因只开放一个出入口,原来走路能到但现在需要骑车10分钟才能到。但即便是这样,孩子每天都风雨无阻的去。通过我自身的小例子,我就在想这种公园绿地对大家是多么的重要,如果问我儿子,你平时很喜欢公园吗?其实他也未必,他是喜欢在公园里遇到一些小朋友,能有一个可以撒欢的场地。因为在家里家长总是说你要小声点,要轻一点。但是在公园里他就可以放得开,公园里除了小朋友,还有很多的老人,也有一些中年人在跳广场舞等等,所以公园的利用率非常的高,我觉得在疫情以后,国家是不是可以考虑使公园的建设更网络化一些,像口袋公园对于社区的配比,是不是应该更多的考虑起来。适应未来疫情或者是一些特殊情况,需要大家居家的时候,政府还是需要配套一些相应的休闲场所。

11
d.e.r:景观,规划,建筑的关系
盛叶夏树:景观、建筑和规划,我们大家是同行,但还是有先后顺序的。作为规划我认为思考要比较宏观,要脱离人的本体,像小鸟一样,在空中去俯视这片大地,设想它未来会长成什么样。所以我觉得对于规划师来讲,应该有一个大的格局,大的视野,大的智慧,千万不能有功利心。因为作为规划来讲,要面对未来很多人,还有各种行业,包括城市当中的学校医疗,办公商业等等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规划是更宏观的,更需要大智慧的,是一个帮大家把格局先搭建好的专业。

那么建筑这一部分,我认为它是需要挑战的,从盘古开天辟地,包括建筑鼻祖鲁班,大家都是在技艺上不断的提升。人们对于建筑设计,室内空间的需求是与时俱进的发生着变化,所以建筑一定要有挑战改变固有模式的思考,积极去尝试;也需要一些人文情怀,要不断的去观察。这些是建筑师应该去担当的部分。

那么咱们景观师有点像化妆师,规划师把城市的骨架搭出来了,建筑师建造了楼宇,城市的血肉都在了,最后景观师要为这个城市描眉画眼,做最后的装饰,所以景观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更密切。我也认为景观师应该要更细致的去观察生活,有一双能发现细节的眼睛,自己本身也应该多体验一些人生场景,通过这些经验再去营造场景的话,就会产生代入感。

中关村壹号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因为我们是化妆师,所以我们更应该去关注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更注重对人性的关怀这个层面。
 

12
d.e.r:景观师应具备的素质
盛叶夏树:景观师一定要多去观察生活,去体验生活,我一直跟团队的同事们说,没事大家就出去走走看看。比如说看看街道上的护栏,车辆行走的规范,到公园里去看看大家的行为。现在的设计师都很年轻,很多是从学校里刚步入社会,经历的生活场景都相对简单,所以作为景观师,要勇于走出家门去体验生活,设计的东西一定要务实。景观设计对象是大家实实在在触碰到、用到的东西,所以一定要多去看,去体验,不能等到项目设计出来之后,发现大家都不愿意用,然后再整改。


13
d.e.r:对于“大众审美”的责任感
盛叶夏树: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都建议大家去健身,可是小区当中的健身器材全都是红、黄、蓝,原色调非常的多,再反观北欧或者日本这种比较注重设计的国家,他们已经在这个层面上做出了非常好的设计。一个东西不是只拥有功能就可以了,还是需要设计师去进行一些打磨,比如说一个坐凳,设计师精心设计的,和用两块砖垒上面摆个木板的,同样能坐人,效果肯定不一样。

国家已经慢慢的富裕起来,大家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所以设计师一定要有责任感,告诉大家什么样的东西才是美好的。在解决了温饱之后,板凳是需要的,但作为设计师要提供更舒适,看起来更优雅的版本。
 

14
d.e.r:设计师未来角色的变化?
盛叶夏树:我觉得还是术业有专攻。比如说我自己学的是设计,但是我在团队里面更像是一个产品官。设计是一个多维度的东西,大家从美学的角度、使用者的角度等等,对产品好不好看,方不方便,都有一个评判。

要通过多维度的思考去对产品或者设计进行考虑,我们的“产品”在产出以后,我作为产品官,会站在甲方的角度去审视这个设计是否完美,或者站在制作方的角度看这样的工艺能否被实现。设计师的岗位在未来可能会发生改变,设计技能需要跟自己的兴趣爱好,包括发展方向等联动起来。


主编:Josie
采访人:张东、d.e.r
统筹:岸一
拍摄:d.e.r媒体部
视频:田宁、家庆
实录校对:Josie、岸一
宣传:春阳




联合发起 
 
    

媒体鸣谢
合作媒体持续更新中,期待您的加入。



时机时机

设 计 师 智 库 社 区 a p p
小组丨交友丨工作丨项目丨成长






返回
0.0588s